博客 新聞 與IDZ新總裁交談

新聞

與IDZ新總裁交談

國際執事中心第一次有來自美國的總裁; 他就是來自德州加爾維斯頓及休斯頓總主教區的杜本德執事。以下是夏力勤執事(Nick Kerr) 訪問杜本德的談話內容。

國際執事中心新任總裁杜本德(Gerald DuPont)當初並不急於成為執事。事實上,他甚至花了頗長一段時間去感受上帝曾召喚他為執事。

在完成了中學後杜本德便直接去了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在那裡攻讀石油和化學工程。然後在加利福尼亞聯邦Union of California任職。這份工作最終把他帶到德州的休斯敦。然後他和碧姬共結良緣。這個月他們剛好慶祝倆人的金禧婚禮。他們有兩個孩子和八個孫子。

“我自幼一直參與教會活動,這都是因為我母親的緣故,”杜本德說。 “我們住在休斯頓西南Sugar Land的St. Theresa社區,這是一個由巴西人領導的社區,神父次問我:”你可有想過要當執事嗎?“所以這本來就並不是我的主意。我常常都說,“我幹什麼要這樣做呢?我難道在很多領域還做得不夠嗎?我參加了成人的基督團體(RCIA)。我是查經組成員。我也參與監獄探訪和醫院服務。”

Bild vergrößern “我們教堂亦不欠缺神父,但沒有執事,我不得不承認,我甚至連執事是什麼都不大清楚,有一次我的神父叫我做避靜,我還以為一定是聖召培育啟發吧。很快我便發現自己竟然是年紀最老的,其他的年輕人都想成為一名神父或神職人員,我告訴避靜的負責人,也許我不應該參加,他只是說:“這也未必一定。但既然來了, 為什麼不嘗試參加一個週末,體會一下究竟是什麼會事。 ”

“避靜之後,我回到教堂,告訴神父我的想法:”這是一次很好的退修,但我仍然察覺不到有感召要成為執事。其實我應該找一個神師同伴協助;也許他可以令我更清楚明白。 ”

杜本德提議找一位當自己個人導師的神父; 他在社區RCIA計劃的合作中認識對方,認為很適合。不過他的本堂神父卻有擔憂:“不要找他,他根本不喜歡執事!”這說得有點兒過分,但本堂的反對似乎並不太强烈,因此他便以自己想法去做 。杜本德在下一次RCIA會議中主持了部分活動之後,這位神父竟走來問他:“你有沒有想過當執事?”碧姬定睛看著杜本德說:“你可有靜下來想一想? 上主是不是想通過別人不斷向你表達一些什麼信息?”
杜本德隨後聯絡了負責執事訓練的神父。但被告知等候名單上竟然已有300人,他不能指望可以接受培訓。杜本德不以為然回答道:“閣下,對我來說沒有所謂,反正這也不是我的意願。”但幾個月後,杜本德竟然被挑選,然後接受培訓,並在42歲時被委任為一名執事。

隨後,杜本德獲得了聖經研究和神學碩士學位。 總的來說,他在Sugar Land住了25年。 這是一個年輕的社區。 他大約為3,000名兒童受洗,並協助主持了200至300個婚禮。

自任職以來,杜本德幾乎一直都參與執事的培育。 過了一段時間後,他被派往休斯頓聖湯馬斯大學當講師。 不久之後,他又被安排到聖安東尼奧神學院任教。為了方便往返這兩個地點,他與碧姬一起搬到鄰近學院的鄉郊地區。但最後,他被迫結束工程師的工作。

碧姬在神學院培訓的第二和第三年之間,杜本德成為加爾維斯頓-休斯頓的神學院院長。在一整年的社區實習過程中杜本德都陪伴著她。

“有一天,”杜本德說,“我們舉辦了一個歡迎會,作為一位稱職的執事,我招待所有來自主教區的工作人員及為他們奉酒,在這時候我轉身向大主教Fiorenza說:”真是有趣,你有一位神父是專職發掘培養新執事, 同時又有一位執事是負責發掘培養未來的神父。”

“兩週後,大主教打電話給我,‘我想請你考慮一件事,我想你考慮成為我們教區執事的主管,這將是一份全職的工作。‘但一直以來,教區從來都沒有全職的執事負責人。“不,心領謝了,”我回答說。我很喜歡在大學的教學工作,日子過得很開心充實。兩個星期後,他打電話給我,問我是否已考慮過這個問題。他可能沒有聽明白呢,我說:“不必了,大主教。說清楚吧,我只是喜歡現時所做的工作。”

“大約一星期後,他的秘書來電說,”大主教想在辦公室見你。 “ 當我進去的時候,他竟然抓住我的手臂把我一把拉到裡面,我只是想:”哦,我的天!現在輪到我給整治了! “ 他對我說,”好了,杜本德,我必須提醒你,你曾經承諾過要服從。 “於是最後,我只好乖乖地交出我的教學工作,並成為教區執事的主管負責人,因為我的博士主題是關於執事聖職,所以我幾乎可以完全將在加爾維斯頓 – 休斯頓的服務及經歷涵蓋論文之中。”

杜本德服務了13年。他去年退休了。加爾維斯頓-休斯頓共有450名執事,在美國排名第二。芝加哥雖然擁有最多執事,但加爾維斯頓 – 休斯頓卻提供了最全面的執事培育計劃。

Bild vergrößern 在州級的層次,杜本德在過去十年一直擔任美國天主教主教會議(USCCB)的執事代表高級顧問。他曾任全國執事協會(NADD)董事十二年,曾代表他的教區六年,其中四年擔任主持人。 2018年,NADD慶祝美國重新確立執事50週年紀念。

杜本德目前正在參與四個NADD的主要項目:美國執事修復興50週年慶典(2018年7月22日至26日); 全國執事守則指引的修改; 全國執事學術研究計劃; 最後一項是女性執事的評估及評核計劃。

他現時還在兩個農村社區擔任執事,這給了他很多外訪旅行的機會。

接着我們談到了美國執事聖職及服務的情況。

“對我而言,總的來說,美國有三種模式轉變,我自己是在第二種模式之下受訓,在美國,第一批執事是在1971年獻身;加爾維斯頓 – 休斯頓教區則在1972年。”

“在美國,我們的第一套守則只是一本簡單的手冊 – 被稱為小綠皮書。 在我看來,美國的終身執事的開始, 是非常受中產階級人士在禮儀聖事方面的影響,初時我們就像摸索前行, 過程中邊試邊改,但這批都是優秀的執事,我對他們非常尊重。

“這些都是先行者和開拓者,他們接受挑戰,過程中難免有時將服務和其他聖事有所混淆,長時間以來一直備受壓力,以及要面對執事和神父之間的緊張關係。 “其後教會進行一項全國性研究,根據研究結果,在1984/85年間發布了新的守則指引,1984年頒布之後,1985年再次進行了修改。對我來而言,第二個範式開始啟動了。內容不單是禮儀,而且也擴展到涵蓋社會事工及服務,相信我的名字已在我們的Sugarland堂區的一些項目中被提及,包括監獄和醫院的福利服務。

“從事服務最重要的是以愛心去參與,其實你投入禮儀聖事的唯一原因就是要參與侍奉社會,執事應該傳揚福音 – 但以特殊的形式及方法,他應該把自己的社會承諾作為福傳及播道的基礎。

“第三種模式是強調執事在禮儀,侍奉和福傳各方面的聖職。 “教會亦已經進行其他較小的研究,”杜本德說,“最後在1998年,天主教教會和神職人員委員會頒布了終身執事培育的基本標準。 芝加哥的貝納德樞機(Bernardin)曾在1993年寫過一封牧函,以紀念執事聖職在他的教區成立25週年。我注意到羅馬將這封牧函作為1998年培育文件的藍本。羅馬文件將這牧函詮釋及擴大引申成為更全面及有系統的版本。原因可能是1998年美國的執事人數比世界其他地區多,約為60%。 “在這牧函中, 貝納德樞機主教談到執事的聖職必需履行的三件基本任務 – 就是禮儀, 服侍和福傳。執事可能會把重點集中於其中一項任務上,但他應該要兼顧所有三項的職務,這就是1993年的牧函所提出的重要改變,隨後這重點更被納入1998年的文件中。” “我們第一套真正全面的全國性綜合守則指引的第三版本,是頒布於2005年,儘管大部分執事會長們早己參與過早前的草案及瞭解其情況。” “以上就是我看到美國終身執事的歷程,很明顯在歐洲有不同的發展情況,對我來說,似乎重點是放在服事方面,關心你的鄰居, 而不是着重第二階段的發展, 至少這是我從來自其他地區的執事或IDZ代表所得的聽聞, 但當然我不是全面熟悉。”

杜本德希望IDC能夠加強和推廣所有國家執事之問的聯繫。

“我並不是說大家必須說一個共同的語文或有統一的執事標誌,”杜本德說。 “這就是執事聖職的美妙之處,各單位各自滿足當地的需求,而且不同國家情況有異,執事會以個別方式以回應訴求,與時並進。”

“我們並不希望所有的執事都一致性做同樣的事情,我認為這對他們極不公平,但是大家應該有共同的基本神學立場; 應該有一種關於執事的共同語言 – 能夠表達出究竟什麼是執事,而不一定局限於各自的工作,執事們做什麼會根據需要而定,但他們都具備共同的理念和素質。 其實我們各自的工作並不需要有相同點。反而應該對我們的身分有共識。 我希望IDZ能夠以多元化方式以探索這些理念及精神上的共同之處。 IDZ董事會已定於3月9日在羅馬與神職人員議會代表會面,杜立德亦已致信給該議會。

“根據我們的規章,我們的目標之一是促進與神職人員的緊密關係,”杜立德說。 “因此,我們希望徵詢議會:IDZ可以如何協助你?對於我們未來工作的重點,你有什麼建議?我還不完全清楚與執事有關服侍的課題。議會在那方面需要更清晰的方向?我們可以為大家提供什麼幫助?如果我們明白這些事宜,在與議會討論時, 也將能夠更妥善地解決對我們很重要的問題。”

杜立德希望IDC能夠更積極為世界各國的執事提供資源,尤其是那些在執事系統仍處於初期發展級階段的國家。

最近我們的一位代表Erik Thouet訪問了立陶宛,在那裡探訪了當地主教和三位新執事。 “這是我們可以積極參與的一個好例子,Erik做的很出色:他直接了當地到那兒和當區年輕的執事們共同生活一段時間,瞭解實况。”

“在美國,我們有一個稱為探訪和諮詢的項目,主教可以邀請一個團隊到來回顧及檢討自己教區正在發生的事情,然後提出如何改善整個培訓計劃及招收的建議,直接介入施行。如果IDZ可以在全球範圍內可以提供類似的模式,那將是一種非常有效的服務。

“我得知我們的代表之一Marie-Françoise Maincent-Hanquez已被邀請到比利時討論執事與婚姻之間的互動關係,這是一種美妙的協作模式,我們在組織中擁有如此多優秀人才及特別恩典。所以必須反問自己,我們如何才能最好地利用這些恩賜及禮物來促進執事聖秩在全球的發展。“

作者夏立勤執事是IDZ的代表及澳大利亞執事協會主席。他是澳大利亞阿德萊德Franz Xavier教堂的執事,主要從事難民和尋求庇護者的工作。他曾獲多個新聞獎項,並因其宗教傳播服務而被獲頒為神聖騎士尊銜。


上一步 …